华润集团

华润微:助力半导体企业参与全球竞争,科创板上市是手段不是目的

发稿时间:2020-07-23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字体:

2020722日,科创板开市迎来一周岁生日。回望来路,科创板有了很多制度性突破,包括第一家红筹企业上市、第一家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等。

其中,吸引红筹企业回归是设立科创板的一大亮点也是重要使命。从最初支持红筹企业回归,到监管层不断切实出台支持红筹企业政策,红筹企业的上市成为科创板包容度提升的一个注脚。

其中,华润微是第一家回归的红筹企业,公司于2020227日登陆科创板。此后,科创板迎来了红筹企业九号智能过会、中芯国际上市,华润微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为后来者探了路。

值此科创板开市一周岁之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常务副董事长陈南翔,就科创板上市体验、红筹企业回归经验、集成电路行业发展等问题,进行了交流。

陈南翔于2002年加入华润微电子并担任董事副总经理,负责国际合作、战略规划、投资并购等,其间兼任晶圆代工业务公司董事总经理、集成电路设计业务公司董事总经理、华润微电子研发中心总经理等多个管理职务,2016年担任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常务副董事长,是半导体行业的专家。

为红筹企业回归探路

作为第一家回归的红筹企业,华润微在回A期间遭遇的难点不言而喻。这从审核时间便可见一斑:华润微科创板申请自2019626日正式受理,当年1025日过会。从20191031日提交注册,到2020120日注册生效,注册等待时间共计81天。

陈南翔向记者回忆,当时主要面临三大难点。“一是面值问题。华润微股票的面值是港币,由于人民币和港币存在汇率变化,有可能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二是司法管辖问题,我们是有限公司,内地都要成为股份有限公司,最重要的区别是,华润微是红筹企业,存在司法管辖问题。如果华润微电子在科创板上市涉及到股民诉讼,我们的资产都在境内,按照内地法律是可以质押资产作为保全手段的,但由于公司注册在境外,内地法律跟境外法律在执行层面上存在很多不一致。”

第三个是制度层面的问题。陈南翔表示,当时遇到的问题监管部门都帮忙解决了,一些制度也在不断地完善过程中。但实际上还有一些制度待完善。“以前国内红筹企业上市最早是希望发行存托凭证而不是股票,我们则是通过红筹在境内发行股票的,这就带来一些间接问题,比如在主要股东减持方面还没有一个细则。”

当下,随着红筹企业相继回归,相关政策正在逐步完善。近日,上交所发布《关于红筹企业申报科创板发行上市有关事项的通知》,对红筹企业申报科创板发行上市涉及的对赌协议处理等事项作出针对性制度安排,被认为是为红筹企业境内上市打通“最后一公里”。

对此,陈南翔说道,“目前,监管在支持红筹企业回归科创板方面的支持非常多,比如中芯国际的回归,无论是在上交所的审批,还是中国证监会注册的审批,速度都非常快。实际上,在经过华润微电子上市后,中芯国际在面临股票面值是外币、投资人的流动性等问题时,流程都非常顺畅。”

陈南翔进一步表示,“红筹企业作为一个上市主体,本身不应该被差异对待,它就是国内上市公司的一种类型,跟我们谈论国企、民企一样,只是出资人的不同,区别在于出资人在管理机制和体制的选择。”

助力半导体行业参与全球竞争

除了拥有“红筹第一股”的光环,就业务层面而言,华润微也是半导体行业数一数二的企业,它是国内最大的IDM模式半导体公司龙头。身处资金密集型行业,登陆资本市场也将助力华润微实现更好的发展。

陈南翔认为,国内的半导体企业不应该只着眼于国内,应当将眼光放在全球竞争。“半导体行业是一个全球化的产业,是一个赢者通吃的产业,只要产品、技术是领先的,就可以走向全球。以功率半导体为例,功率半导体在中国的市场很大,但中国的市场再大,也只占了全球需求的40%,还有60%市场在海外。在进口替代之外,只要产品好就可以走向全球,可以获取另外60%的市场。一旦获得了那个额外市场,我们的进步又会成倍增长。”

而当企业去参与全球竞争时,资本市场的价值就有所体现。“我们按照科创板要求达成的现代企业治理架构,以及严格信息披露,提升了公司透明度,未来我们有一天走到国际舞台,国际上的客户与合作伙伴一看就能了解这家企业,这才是上市公司充分利用好资本市场的方式。”陈南翔说。

陈南翔表示,中国的半导体产业真正走向成功的那一天,一定要形成四位一体的良性循环。“一是搞研发投入,这跟科创板有关;二是领先技术,与人才获取有关;三是领先的市场占有率,这是中国地域优势;四是较高的获利能力,首先反映在毛利率,高的毛利率反过来又支撑高研发投入,形成良性循环。”

不过,陈南翔也坦言,目前科创板上市的企业数量多,但规模比较小。“科创板让很多企业家有了上市梦,对于国内的资源整合,短时期内会带来一些难度和挑战。有些科创板半导体公司,其股票市值相对自身获利能力而言,实际上有些过热。在反映投资热情的同时,也说明估值有点过热,最终需要回归到理性,企业的获利能力要跟估值走向匹配。整体来讲,科创板是很重要的,但科创板上市永远是手段,不是目的。”

陈南翔认为,企业面对股价涨跌,首先不能忘了初心,其次要踏踏实实把企业经营管理好,尤其是把中长期价值做出来。就华润微电子而言,公司定义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做到世界先进、中国领先;第二个阶段,在中国的市场上跟世界一流企业竞争,达到世界领先的水平,通过对标在中国市场上获得成功。

此外,陈南翔还向记者介绍了华润微今年的业务亮点,“主要在消费电子和产业化方面。消费电子类主要针对家电变频的需求,其中最核心的就是智能功率模块,简称IPM,在研发三年的基础上,智能功率模块今年实现了产业化,IGBT今年也有远远高于两位数的增长。”(作者:张赛男,陈芳,王涵西 编辑:罗诺)(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