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集团

信用卡套现规模或超万亿,资金用途失控风险陡增

发稿时间:2018-06-25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字体:

据行业保守测算,全行业年度套现规模超万亿元,其规模已经与鼎盛时期的现金贷市场规模相当。而由于套现,银行低成本消费信贷资金出现用途失控,流入现金贷、房产、投资领域等。
审计署日前发布报告显示,抽查的个人消费贷款中有部分实际流入楼市股市。
消费贷款违规流向背后,不得不提的便是信用卡套现。“套现黑产,早已是行业毒瘤。”一位消费信贷平台人士表示。
央行支付体系运行情况显示,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信用卡发卡量共计6.12亿张,人均持有信用卡0.44张,相较发达市场仍有较大发展空间。截至一季度末,信用卡授信总额为13.14万亿元,应偿信贷余额5.80万亿元,卡均授信额度2.15万元。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11.48亿元。
“2017年居民杠杆率较2015年上升10%,2018年一季度信用卡半年逾期未偿信贷余额较2015年末增加87.1%。这些风险需要我们从业者关注。”交通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王卫东在6月初举行的《中国支付清算发展报告(2018)》发布暨学术研讨会上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银行业权威人士处了解到,2017年某大型银行发现年度套现额高达1000亿元。据行业保守测算,全行业年度套现规模超万亿元,其规模已经与鼎盛时期的现金贷市场规模相当。而由于套现,银行低成本消费信贷资金出现用途失控,流入现金贷、房产、投资领域等。
在当前鼓励居民消费同时又要防止居民杠杆过快上升的情况下,防范信用卡套现风险亦是防范金融风险中的一环。
资金失控风险
“信用卡0.55秒到,不加收任何费用。全国办理,全国通用,欢迎介绍客户。”在一个套现微信群中,自称POS机收单服务机构的李某发出了上述信息。类似的信息,还在许多商圈的小卡片、商贸类交流群、套现群中频繁出现。
“现在套现也不复杂,一部移动POS机就可以了。手续费和商户服务费水平差不多。”一位股份行信用卡部人士介绍。
王卫东指出,原本一个POS机对应一个商户,现在一个POS机对应一万个商户(号称万户侯),可以轻易地模拟出20倍甚至100倍以上的虚假交易场所。其中风险巨大。由于系统化变造交易已经有完整的产业链,在今年1季度,交行内部开展行动,绝不允许直销人员带POS机,发现一个开除一个。
变造交易为套现提供了便利和反侦查手段。王卫东介绍,一些套现资金进入现金贷、房地产、股市等,一方面导致监管统计信息失效,贷款市场不合理膨胀,另一方面其风险模型完全不同,但被变造交易躲过了。此外,原本银行机构会根据客户交易情况去判定如何给客户提额,但如果交易信息失真的话,银行就不能很好地对额度进行控制,非法提额会导致过度授信。
此外,余额代偿(指通过第三方机构一次性还清信用卡账单,持卡人再分期还给第三方机构)近年来发展迅速,而其与信用卡套现产业链也密不可分。
王卫东指出,行业许多余额代偿平台模式粗放,类似于现金贷。部分持牌机构甚至成为代偿平台主要的资金提供方。由于代偿平台无法有效监控,贷款的实际用途缺乏贷后管理,会延迟风险暴露,造成风险累积。代偿也会带来给用户的重复授信,由于资金提供方主要是银行,一旦资金链断裂,会带来行业连带性的风险,此外,代偿平台肆意搜集客户信息,信息泄露问题也比较严重。
建议加大处罚力度
一位接近支付行业监管部门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套现的违法成本低,管理也不是很严格,支付机构协助套现,有的甚至公开套现是主要业务。
该人士介绍,一些支付机构为了利益铤而走险。支付机构收入主要靠业务规模和手续费率。相较于正常商户的零售消费,信用卡套现金额更大,能让支付机构快速提高交易规模,此外,套现是违规高风险业务,手续费率更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针对许多中小企业主,个别银行允许发放大额信用卡用于支持其经营运转。但在使用过程中,由于对消费场景和用途审核不严,导致大规模套现发生。一些支付机构为了利益审查不严,导致违规商户“披着羊皮”在平台上进行交易。
上述接近支付监管部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机构其实可以通过数据监测,从不合理的交易中判断套现行为:如菜市场的商户交易金额都是几千、几万元整数;每一个商户只有信用卡交易,没有借记卡交易;同一张卡反复交易等,就属于套现。
记者也了解到,一些银行信用卡对特定使用行为也会进行风险预警:如果用户每个月信用卡额度都用光,可能担心用户以卡养卡,就会把用户“关小黑屋”(暂停提供服务),或者每个月还款时都只还最低还款额,也会对用户使用进行一些限制。
王卫东建议,一方面要加大监督检查的力度,肃清源头,另一方面也要加大处罚力度。“要加强行业联动,形成一些合规的共识。”王卫东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2018/06/22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