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集团

租金上涨?王石站台的“万村计划”引发争议

发稿时间:2018-06-13来源:界面新闻 【 字体:

“打工仔大撤退”,这样的标题配上打包的行李,让王石站台的万科“万村计划”遇上阻力。
“万村计划”是深圳万科去年底开始进行的一项城中村综合整治业务,即万科将租金相对廉价的城中村“农民房”统租后进行改造,引进长租公寓、社区商业、社区教育、产业办公等业态进行综合运营。
随着“万村计划”业务规模化开展,质疑最先从深圳龙华区富士康工人口中发出。部分居住在城中村的工人遭遇房东仓促清退,以及对改造后高租金产生恐慌,他们在网络中发出“搬去哪里?”、“以后怎么租得起房”的呼喊。
与此同时,富士康工人还在厂区贴出公开信,要求富士康增加工人薪酬、提供更多宿舍以缓解居住困难。
“房东要求搬离很仓促。”一位富士康工人告诉界面新闻,城中村房东在与万科签订合作协议之后,一般只给一个星期或半个月的缓冲时间。
更关键的是,万科在与城中村房东进行业务洽谈时,通常会给出一个比当前出租价格稍高一点的租金,即使城中村房东不与万科签订协议,其也会按照万科给到的租金水平,对租客提出涨租要求;另一方面,万科业务全面推进,短时间内打破了城中村租赁房源的供需平衡,导致租金普涨。
万科在遭受质疑后迅速回应称,改造前后租金价格是处于同等区间,例如在坂田新围仔项目中,新围仔城中村未改造的单房均价在800元/间/月,一房一卫价格区间在1100-1200元/间/月,两房一卫均价在1250元/间/月,改造后泊寓(万科集团旗下长租公寓品牌)的价格区间为798-1398元(含家私家电)。
尽管万科承诺将利用三十多年房地产开发经验,在更集约的户型面积内集合完整的功能空间,并努力维持单间公寓的月租金稳定,为租户提供更加安全和舒适的居住环境。但富士康工人租客对于价格实在敏感,除了略微上涨的房租,甚至还考虑到了每月上百元的物业管理费用等杂费。
“万科一般签订12年租约,后续会不会持续涨租?”富士康工人对万科全面主导城中村租赁房源的担心,还在于随后的租金涨幅,他们希望相关政府监管部门对租金涨幅做出最高限制,并要求规范双方的租赁合同,平衡和保障双方权益。
从1978年设立特区以来的40多年来,城中村在深圳从小渔村发展为国际化都市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数据显示,深圳城中村租赁住房约占总租赁住房的70%,深圳60%的人口住在1044个城中村里面。
深圳一位地产评论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从技术上来看,万科推进“万村计划”过程中,存在着与租户沟通不畅的问题,这个值得关注;另外,关于涨租一说,目前各有说法,这个需要第三方调查,以及等到改造后的租赁房源规模化入市后,可能才会有更准确的认识。
需要正视的情况是,万科的改造规模比普通长租公寓运营商更大,所以城中村物业纳入改造后,短期内改变了区域内租赁房源供求关系,可能会造成周边房东涨房租。但长期看租金如何走势,要等到万科改造房源大部分投入市场后才能验证。
在4月底万科主办的“城市共创大会”中,万科名誉主席王石表示,深圳经过四十年的开发,现在可开发的面积只剩下二十平方公里左右,每年新增用地面积不足两平方公里,“万村计划”是已探索出的“城中村综合整治+物业引进和管理+城市化商业运营”的运作模式。
“退无可退。”富士康工人则更多关注于自身权益,除了万科对租金做出回应之后,其还要求万科对于介入改造后租客权益保障、过渡房源协助、城中村改造文明施工、长租公寓多元化产品等方面做出进一步回应。
此次矛盾点爆发的区域位于深圳龙华区富士康工厂北门的清湖新村,居住群体绝大部分为富士康工人。近年来,富士康在逐年缩减员工宿舍规模,优先考虑高学历人才的住宿条件,这让富士康的普通工人不得不转向城中村。
他们也要求富士康公司对增加薪酬、增加宿舍等提议作出回应。日前,富士康衡阳工厂正遭遇“血汗工厂”的指责,富士康回应称“将积极调查整改”。对于富士康龙华工厂员工住宿困境,接近管理层的内部人士也告诉界面新闻,目前富士康已在与相关政府部门积极沟通。
“全世界保障都是从最穷的人往上保。”长期观察深圳城市发展的评论人士朱罗纪,号召全社会对非深圳户籍低收入人群进行保障。目前,深圳正在制定住房改革政策,对人才有人才房、对深圳户籍夹心层有安居房、对深圳户籍低收入者有公租房,但对于大量外来低收入人群,全社会应该考虑提供一些保障,而且更应该优先保障。
无论是万科、富士康,还是处于监管地位的相关政府部门,受到影响的租客们,都希望各方均要有所作为。 (界面新闻)2018/06/12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