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集团

675亿美元惊天并购巨头联姻意在何为?

发稿时间:2017-12-07来源:财新健康点 【 字体:

一方面,保险公司想更多地直接接触个人;另外一方面,医疗保健公司也在积极找寻合作伙伴,进军新业务领域或者获得新的客户群体。
这起并购的背景是医疗行业动荡不安的背景下被催生的。保险公司、医疗机构和药店这些行业参与方过去各守城池,如今彼此的界限变得模糊。
美国当地时间12月3日晚,医药连锁巨头CVSHealth(NYSE:CVS)宣布,以每股207美元、总计675亿美元的对价收购医疗保险公司安泰保险(Aetna,NYSE:AET),如果将债务计算在内,这笔交易价值770亿美元。这是全美最大的医药连锁公司和全美第三大健康险公司的联姻,它不仅是全美一年多来最大一次公司并购,也是近十年来全球最大的医药行业并购案之一。
仿佛一夜之间,美国医疗保健领域越来越多的“怪异组合”不断涌现:除了CVS收购安泰保险外,电商巨头亚马逊公司可能进入处方药领域的消息已经甚嚣尘上,享有盛誉的克利夫兰诊所同初创保险公司OscarHealth携手合作,在俄亥俄州向民众提供医保方案。安泰保险此前也同北加州和弗吉尼亚州拥有医院和医生集团的大型医疗系统结成了新的合作伙伴。
这些在各自领域“功成名就”的机构为何要在自己传统业务范围之外冒险开拓?
变天当口的抱团取暖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CVS与安泰保险之间的“喜结连理”有意料之中也有出人意表。
CVS与安泰保险之间的商业合作关系已经长达七年,用两家公司PR稿件的说辞就是“双方对于行业未来发展方向的看法高度一致”,但《纽约时报》披露,双方关于交易并购的谈判也就是近两个月才清晰。
在健康点之前的报道中,也曾对CVS洽购安泰保险进行过报道。而这种从长期互有好感到短期热恋结婚的关系质变背后,是美国医疗保健行业,特别是医药销售领域,即将迎来的大变天。
《纽约时报》报道称“这起并购的背景是医疗行业动荡不安的背景下被催生的。由于共和党政府的减税计划,类似Medicare这样的国家医保未来可能会进一步被削弱;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平价医疗法案》依然前途卜测;药价飞涨已经让雇主和消费者们头痛不已,保险公司、医院和药店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因此,“昔日对手不得不开始联合起来,在急剧变化的医疗保健大环境中,应对‘大变天’的到来。”
另一方面,“门口的野蛮人”、类似亚马逊这样的新兴竞争者也代表着越来越多的科技巨头涌入医疗保健行业,业内传统的守成者不得不以“跨界合作”应对“跨界颠覆”的潜在挑战。
这笔交易也可以引发新一轮的收购。用《纽约时报》的话说,“CVS和Aetna的竞争对手都在关注这次重塑行业的大事件”。此次收购完成以后,美国三大PBM中只有ExpressScripts一家为独立运营。就在11月30日,一位ExpressScripts的高级管理人员表示,“虽然并没有主动积极寻找,但公司对以合适价格进行交易的理念持开放态度。”
ExpressScripts首席执行官TimWentworth也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证实了与亚马逊开展在线药品销售合作的可能性。
各取所需的强强联合
医疗保健领域内的“合纵”不仅仅是权宜之计,参与方也有着各自的战略考量。
哥伦比亚大学医疗政策教授JohnW.Rowe曾担任过医院和保险公司的总经理,他说:“现在医疗组织希冀拓展涉足领域成为一种明显的趋势,特别是保险公司想更多地直接接触个人。”
考虑到评价医疗法案(ACA)的不确定性,以及核心保险业务的潜在吸引力有限,众多保险公司试图复制追循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Group,NYSE:UNH)的发展战略。作为一家大型保险公司,联合健康集团今年在上下游领域扩张,早些时候收购了一家连锁门诊手术中心,其医疗保健业务盈利模式多元,包括自身拥有药品福利管理服务以及隶属Optum业务板块的多家咨询机构。
而医疗保健公司在积极找寻合作伙伴,以进军新的业务领域或者获得新的客户群体。比如,CVS以连锁药店起家,还运营着一家大型药品福利管理机构,其连锁药店内还开设各种便捷诊所(walk-inclinics)。通过并购拥有约2200万客户的安泰保险,CVSHealth就能够将这一庞大群体导流到自身所属的药品邮寄服务和药房业务,以及让这部分人在药店内的免预约诊所接受大部分医疗保健服务。
奥纬咨询(OliverWyman)合伙人TomRobinson表示:“这是持续进行的医疗保健一体化的迹象之一。”他估计,在过去五年保险公司同大型医疗集团结成合作伙伴的案例有约200起。通过共负盈亏,合资各方表示他们将更紧密协作,共同进行医疗控费。
店大欺客or有助控费
当然了,对医疗保健领域这种“跨界合作”的影响,各方褒贬并不一致。
一种观点认为,这或将导致“店大欺客”。《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尽管各家公司以“一站式医疗”为卖点向雇主和消费者进行推介,合资成立的医疗保健实体或将消费者置于不利境地,因为消费者的选择受到限制,而且可能导致医疗开支增加。按照这样的体系设计,人们或许不能去看专属医疗集团之外的医生。此外,病人们或许会担忧,医生出于为保险公司和医疗机构节约开支的考虑不会安排昂贵的检查。内设的药品福利管理机构会引导消费者购买特定药物,即使这种药物价格更高或者疗效不及竞争对手的药物,只是因为制药厂提供了不菲的回扣。
咨询机构SegalConsulting高级副总裁EdwardA.Kaplan表示,自保险企业可能会在将来对某种药物或特定医疗服务的花费确定问题碰到困难。药品价格本已缺乏透明度,如果保险公司和药品福利管理机构是同一实体的话,雇主能获得的信息将会更少。EdwardA.Kaplan说:“我们窥知幕后情况将会变得更加困难。”
一些法律界人士也对保险公司和药品流通企业的组合进行了严厉批评,一位反垄断律师就表示,他担心今后美国人的健保将会由药店负责。医生在医疗流程中的话语权会被进一步削弱。
不过,进行合资合作的医疗保健领域各方认为,这种强强联合有助于控本降费。Anthem保险公司近期宣布,计划开设专属的药品福利管理机构,并估计每年可节约40亿美元开支,其中绝大部分将以降药价的形式惠及病患。达成合作伙伴还将改变保险公司同医疗机构“一年内几乎只是谈判一次”的沟通联络缺乏的现状。
现在预测这些新合资公司能否成功兑现合作承诺还为时过早。TomRobinson说:“CVS和安泰保险目前只是‘喜结连理’,今后更需要的是经营婚姻关系。” (财新健康点)2017/12/06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