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EIC

2020年1月31日,WHO宣布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简称PHEIC,这是史上第六次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不过,即便在中国发生的疫情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PHEIC,也并不是像传言中所说中国就是疫区国,贸易经济都会受到严重影响。为了弄清这一问题,便需要了解何为PHEIC。

 

【定义】

 

PHEIC即英文“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的缩写,直译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正式声明,指的是“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他国家的公共卫生风险,以及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的不同寻常事件”;该事件状态在“情况严重、突然、不寻常或意外”、“公共卫生影响超出了受影响国家的边界”、“可能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时启用。根据2005年制订的《国际卫生条例》,各国负有对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作出迅速反应的法律义务。

 

自2009年以来,共计有六次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分别是: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2014年脊髓灰质炎疫情、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2015年至2016年寨卡病毒疫情、2018年至2019年刚果埃博拉疫情,以及于2020年1月31日宣布的2019年至2020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观点一】

 

WHO指出,这个决定并非因为中国的情况,而是考虑到在其他国家的情况

 

世界卫生组织说的这句才是大实话。按照目前人传人的特点,不知道如果病毒传播到非洲、东南亚等一些经济欠发达国家或地区,将会引发怎样的后果。

 

中国人喜欢到全世界旅游,应该知道东南亚、非洲等国家的卫生状况。这个病毒在中国武汉流行尚且如此,这里有最好的医院和医生、发达的经济条件和资源,有全国的支持,尚且病情蔓延扩散如此严重,一旦进入落后国家会引发怎样的结果呢?

 

在WHO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解释道: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状态并非因为中国的疫情恶化,而是因为在其他国家疫情的传播。

 

这是WHO一个星期左右第二次召开突发事件会议,原因就在于新型冠状病毒存在“进一步全球传播的可能”,因为“中国以外的三个国家,已出现了人传人的现象”。

 

WHO更关心的是中国之外的可能面临巨大威胁而没有能力自己控制疫情的国家。

 

(来源:华山感染微信公众号)

 

 

【观点二】

 

WHO并没有对“疫区”的具体定义

 

WHO撤销新冠肺炎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才算摘掉“疫区”帽子。

 

其实,WHO并没有对“疫区”的具体定义,国人用“疫区”一词,是为了方便理解。那么,WHO何时解除对中国的PHEIC?

 

需要达到最基本的三个条件。

 

1、满足一定天数的无新增病例期。

 

2、在满足无新增病例的天数要求后,还需要保持一定的监测期,确保没有原始感染链条导致的新增病例。

 

3、需要参考疾病复发概率、国际传播风险、处理新增案例的应急能力等多项指标。

 

以新冠肺炎潜伏期14天(有报道潜伏期更长)计算,无新冠肺炎新增病例14天,加上又一个最长潜伏期14天的监测期,共28天,可以达到这个最低要求。

 

湖北省要达到这个要求困难重重,但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在WHO发布新冠肺炎为PHEIC之后的三个月期限内,应该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按照WHO《国际卫生条例(2005)第二版》,根据疫情的发展,WHO宣布PHEIC之后随时可以撤销和修改。就算中途不会撤销和修改,发布后的有效期为三个月,然后自动失效。

 

当然,还有一条严苛的规定,倘若疫情继续蔓延,PHEIC可以延续三个月,甚至数次延续。

 

(来源:成都下水道微博)

 

【观点三】

 

中方企业可援引“不可抗力”条款

 

世界卫生组织在1月30日晚的会议结束后,还对我国、所有国家及国际社会提出了建议,其中“对所有国家的建议”中包括:“根据现有信息,委员会不建议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各国必须按照《国际卫生条例》的要求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所采取的任何旅行措施。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第三条中的原则,请各国不要采取可能助长侮辱或歧视的行动。”

 

“对国际社会的建议”包括“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第四十三条规定,采取明显干扰国际交通的额外卫生措施(指拒绝国际旅行者、行李、货物、集装箱、交通工具、物品等入境或出境或延误入境或出境24小时以上)的缔约国有义务在采取措施后48小时内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相关公共卫生依据和理由。世界卫生组织将审查这些理由,并可能要求有关国家重新考虑其措施。世界卫生组织必须与其他缔约国分享关于所收到的措施和理由的信息。”

 

可见,世界卫生组织并未建议因此对我国采取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也要求缔约国各国不要采取任何可能助长侮辱或歧视的行动,还要求任何采取了干扰国际交通的额外卫生措施的缔约国在采取措施后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并由世界卫生组织审查理由是否成立,并非像传言的那样,限制我国公民出境,且对我国出口贸易进行制裁。

 

虽然目前来看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对我国并未造成任何法律上的不利影响,但是目前已出现多国撤侨的现象,也有新闻报道我国公民在日本出现被饭店拒绝接待的现象,可见客观上我国的公民出国旅游及其他人口流动肯定会受到不利的影响。

 

对于企业来说,尽管此次公布的建议本身并不包含可能严重限制中国出口贸易的措施,但是关于PHEIC的认定,仍可能对国际舆论和大众心理产生引导作用,并由此可能产生企业层面的各种合同纠纷。对此,我们建议进出口贸易企业一定要冷静对待,结合自身情况分析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积极与贸易相对方沟通,相应地调整生产计划、调整供应链管理、做好现金流安排等措施。

 

因本次疫情延长了春节假期,可能导致部分出口企业因复工晚等原因产生交付迟延,境外客户可能以此为由主张解除合同,并要求中方企业赔偿损失。在这种情况下,中方企业可援引“不可抗力”条款,详述政府延迟复工法令及PHEIC事件的影响,并主张不构成违约。当然,是否真的构成不可抗力,还要结合合同条款及选择适用的国家法律具体分析。

 

(来源:深圳中银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

 

【观点四】

 

这不是几个人或一座城的事

 

按照往年的规律,已经快到返工的日子了,铁路川流不息,航班穿梭密集,该收心的收心,该提速的提速,人间满是新的振奋气象。

 

而在命途多舛的2020,终于迎来的是来自世卫组织的最高级别警报:新冠肺炎构成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

 

换而言之,这早已不是几个吃了野味的人或是一座被封锁的城市的事情,病毒并不遵从主权规则,视国境和海关如无物,就是要与全球的脉搏共同跳动。

 

 

上一个被宣布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是发生在西非的埃博拉病毒,「纽约客」的撰稿人在更早时间写过一本名为「血疫」的书,以纪实手法回顾了人类发现和了解埃博拉病毒的整个过程,并邀请了斯蒂芬·金写了书腰。

 

 

是的,就是那个以恐怖小说闻名于世、把数以亿计的读者吓破了胆的史蒂芬·金,然后这个史蒂芬·金写的评语是什么呢?

 

「本书第一章,是我此生读过的最可怕的内容。」

 

仔细品品,什么样的故事,能把史蒂芬·金都给吓尿了……

 

好吧,只能说出版业的幽默和机智,真的是太懂人心。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血疫」里所表达的,如何在脆断的时期,依然支撑人类的尊严。

 

新冠肺炎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埃博拉病毒那般汹涌——后者可是一度达到90%的致死率——包括中国的基础设施和经济资源,更是远甚于非洲大陆,没有理由无法克服这场灾难。

 

可是让人难过的是,很多预想之外的事件,还在极具穿透性地一再上演。

 

(来源:阑夕微博)

 

【观点五】

 

投资与出口可能都将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与非典时期相比:

 

疫情爆发时期不同。当前疫情爆发起点集中在春节期间,而非典疫情集中在二季度,这将对国内消费、投资产生更加严峻的影响:一是制约假日消费表现,二是推迟复工以及疫情控制措施带来基建、地产投资及建筑活动恢复进程缓慢。

 

疫情爆发地区不同。根据本轮疫情确诊人数来看,出口大省浙江、江苏、广东、上海都出现了较大疫情,与非典时期集中于北京、广东有所区别,由于出口大省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并且全国各省进入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交通运输管制措施也可能对贸易产生一定干扰。

 

疫情认定情况不同。国际卫生组织已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相较而言,非典时期国际卫生组织还未制定相关规则。

 

 

本次疫情被确定为国际公共紧急卫生事件后,部分国家与地区或将采取人员与货物流动的临时限制,这也可能对贸易带来一定影响。

 

(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微信公众号)

浏览0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