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忠国:从无心为之到十五年跌宕
刘忠国
华润水泥执行董事

 

或许是因为名字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普通话说得还不错,在香港德勤·关黄陈方会计师事务所当高级经理的刘忠国,一直负责中国内地的业务,经常跑北京和上海。1996年负责华润审计的经理离职了,事务所让他接棒,刘忠国便成了事务所内华润所有审计及顾问服务的负责人。

 

当年华润集团的财务工作非常庞杂,“1996年接手时,拥有五百多家公司的华润集团,综合账要两年后才能出来,所以1996年我看到的是1994年的账。”经过两三年的时间,刘忠国把综合账的时间不断压缩,到2000年时已经把时间压缩到七个月可以出审计报告,那个时候,他结识了许多华润集团及旗下公司的人。2003年,华润集团开始筹备组建华润水泥并上市,需要找一位资深的会计师,机缘巧合下,便找到了刘忠国。

 

“当时我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但SARS还没结束,我也需要有收入,觉得那就见一下吧。5月份,华润水泥来了电话,让我去上班。”于是乎,在家里呆了近两个月的刘忠国走马上任,成了华润水泥的首席财务官,这一干就是15年。

 

“当时华润大厦旧旧的,没有现在这个那么漂亮,我忙着看材料、看数据,马上投入到华润水泥的上市工作中。”2003年7月29日,华润水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介绍上市。“因为规模太小,独立上市估值不会很好,也不一定会成功。介绍上市会简单很多,不需要向外筹集资金,只要符合联交所上市的要求就很容易批。”那时,华创有现成的股东,所以执行了十股送一股的方式,让华创的股东直接持有华润水泥的股票。

 

由于不断地投入建设,资金开支很大,只有退市才能做到融资的安排。2006年2月,华润水泥的领导和刘忠国被喊去集团开会,说要做私有化,让他们从股东们的成本、价格、市场气氛等方面考量来提意见。

 

2006年初,华润水泥的股价徘徊在1块多港币,在2005年2月华润水泥把日本人在东莞水泥厂持有25%的股权用上市公司股票进行了置换,当时的价格是2元。鉴于此,刘忠国向集团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想让小股东们投赞成票,那得让他们有合理回报。当时集团拟定的价格是2.2港元,我觉得该价格成功私有化的可能性不高,小股东得有20%的利润他们才会同意。而基金对投资收益的要求是比较高的,所以我建议2.45港元。”

 

从集团开会回来之后,刘忠国发现华润水泥有几天交投开始增多,可能消息传出去了,原本比较稳定的股价,在开完会后开始每天涨一点,短短一周从1.4元左右涨到1.8元,他很快跟领导说,“再不做的话,2.45元都做不了”。集团领导马上开会拍板,做!3月19日,华润水泥正式对外宣布私有化,马不停蹄开始启动相关工作。

 

刘忠国还记得2006年6月15日这一天发生的许多细节,那天要通过私有化方案,召开股东大会,华润集团不能投票,所以退市的决定能不能通过完全取决于小股东的想法和决定。为了让他们不反对,华润集团的私有化方案里考虑了很多因素,也提出了此前上市公司从来没有过的做法:给股东们一个选择,如果不要现金,可以交换的形式,把华润水泥上市公司的股票1:1置换华润集团用作私有化的BVI公司股票。

>2006年6月15日,刘忠国(右一)参加私有化股东大会

 

“那一天我真的非常紧张,因为我要算票。之前我们演算过,如果有1115万多股反对就做不成了,当时读出来的数是‘118……’,一听我心里就哎呀一声,感觉糟了。但是,最后读完的数原来是11.8万多,我一下子就放心了。”拍拍自己的胸口,回忆起当年情境的刘忠国略略松了一口气。最终,华润集团以不到3亿港元的总代价顺利收回小股东持有约29%的股权。2006年7月26日,华润水泥撤销香港交易所上市地位,完成私有化。刘忠国清楚地记得,这个时间离华润水泥上市三周年,还差三天。

>2009年10月6日,华润水泥以全球发售形式重新于联交所主板上市,左一为刘忠国

 

退市最初,华润集团好像也没想好水泥业务下一步怎么走。卖掉还是不卖?自己发展还是纳入旗下其他公司?与此同时,已经有其他水泥公司虎视眈眈。

 

当时华润水泥一班高管一腔热情想把它发展好,退市前拿了不少项目,也做了不少长期规划,那么好的项目没理由卖给别人!最终他们说服了集团领导暂时不卖。

 

2006年的中秋前,集团领导跑了一趟广西红水河,讨论华润水泥未来该怎么做?当时在一个搅拌站饭堂吃饭,领导把坐在另一桌的刘忠国喊了过去,“他让我坐在他身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华润水泥要重新上市”,听了这一番话,刘忠国的心更定了,也知道了自己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他要帮助公司从香港这个最大的资金募集平台筹到发展资金,而且自己也可以真正从筹备工作开始去推动一个公司的上市了。

 

华润水泥上市的方式也有改变,2008年筹备上市时原计划是以把资产注入一家上市公司的方式进行,由于市场环境改变把上市时间推迟,到2009年6月市场变为首次公开发行(IPO)。“可以说,我们破了上市的纪录,2009年6月份入表,10月6日就上市了。”如此迅速地完成上市程序,除了各位同事齐心协力,准备工作充足,刘忠国归结于“好运气”。接到华润水泥的上市申请,上市委员会中有人说,华润水泥的上市申请不久之前不是已经审查过了吗?资料都齐全,要不就让他们提前一周来聆讯吧。2009年9月初,华润水泥就接到联交所通知,第一周去上市聆讯并获得上市批准,随即开始进行上市前的路演。

 

华润水泥路演的第一天招来的是8号风球。

 

“我们还在担心能不能路演,打电话给投行,他们说继续,然后派车把所有的领导和我接到中环的路演地点,用电话会议的方式来介绍华润水泥。等我们介绍完,8号风球改成了3号风球。”结束第一场路演,华润水泥一行人当晚飞往新加坡,接着又连续去了英国、美国。

 

在香港的路演第一天,华润水泥并没有接到多少订单,这让刘忠国异常紧张,但这样的紧张在结束新加坡的路演后便消失殆尽。“到国外第一站订单就满了,达到100%。当时周俊卿主席开玩笑说,后面我们就去旅游吧,反正机票都已经买好了。”

 

事后看来,香港联交所提前聆讯的这一周,对华润水泥来说太重要了。“在路演最后一站定价的那一周,香港的股市开始下行,定完价落了订单回来,香港的股票市场价格开始慢慢下跌。如果我们上市聆讯晚一周,肯定就没有3.9港元这个价格,可能是3.6港元左右。当时我们发行17亿股,跌3毛那可不少钱。”

 

上市当天,刘忠国跟着华润集团及华润水泥的众位领导一起到香港联交所敲锣、拍照。“我穿着西装,系着红领带,当时非常兴奋”,上市仪式结束后,刘忠国的腮帮子笑到略略发酸。

 

回想起在华润水泥首席财务官这个位置上的十五年,刘忠国与公司面临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挑战。“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2013年初。”2011年7月23日,中国发生惊动国内外的高铁追尾事件,当时国家马上宣布所有高铁停建。刘忠国立刻意识到,这样的大工程停建,必定造成水泥需求量下降。“2012年业绩开始下行,看数据我们还是赚钱的,但利润没达到银行的贷款要求。”由于2009年上市之后,很多银行要求贷款给华润水泥,所以到2013年初华润水泥的外债达到一百几十亿元。然而当初与各银行签订的贷款合同里,有一条利息保障倍数的条款,让看到2012年业绩数据的刘忠国焦心不已。

>2011年6月, 刘忠国参加蒙西水泥股权转让签约仪式并代表华润水泥签字

 

“当时我们着急得不行,马上去找到集团进行汇报,集团领导一看就知道严重了,便同意马上启动解决方案。”之后,刘忠国和集团财务部的同事每家每家银行去谈,最终把这个事情通过谈判彻底解决了。

 

2013年的大“挑战”后,刘忠国曾萌生退意。“我很多大学同学都已经开始享受退休生活了,今天这个去西班牙,明天那个坐邮轮旅游。”当刘忠国提出退休时,华润水泥董事局主席周龙山只有一句话:“如果太辛苦,你就找人帮着做吧。”“他对我非常信任。”谈及这位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刘忠国感慨万分。

 

直到2017年10月20日,刘忠国卸任华润水泥首席财务官,但继续留任执行董事,将更多时间投放在处理董事局工作及公司其他业务上。然而接受完采访,已是下午6点多,香港湾仔道上,下班的人潮攘攘,刘忠国还要赶赴一个财务方面的论坛,“有一个涉及税务减免政策的论坛,我想去了解一下,学习一下,看看我们华润水泥会不会用得上”。说完,他钻进电梯,走出大门,融入到行色匆匆的人潮中。

浏览0 点赞0

微信扫一扫 关注《华润》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