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一笔 流年《甲骨流韵》
周锡民
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员工,中国甲骨文书法艺术研究会会员,江苏省甲骨文学会会员理事,无锡市甲骨文学会会长。

 

2016年11月,年初为自己制定的小目标终于达成:我的个人作品集《甲骨流韵》得以出版付印,算是给我与书法篆刻近40个年头的情缘镌刻了一个美好的注脚。

 

始于个人爱好,坚持下去就成了习惯。2005年我与甲骨文结缘,当时,我们几个无锡的书法爱好者一起赴殷墟参观了“华夏情”首届甲骨文书法篆刻作品展,观摩了出土的甲骨实物。被汉字文化的博大精深所震撼,我们返回后不久就组建了全国第二个市级甲骨文学会:无锡市甲骨文学会。

 

为了能够更好地学习甲骨文,我先后翻阅了大量的古籍,有刘鄂的《铁云藏龟》、马如森的《殷墟甲骨学》等,也临摹了很多甲骨文原始拓本。刚开始自认为学有所成,但还是闹出了笑话,如,曾经就把“女”写成了“奴”。后来才知道,甲骨文中的“女”和“奴”有区别,两手交叉向前有礼貌的姿态为“女”字,两手交叉于身后被捆绑的则是“奴”。

>周锡民的甲骨文书法作品:德盛者其心平和,见人皆可取,故口中所许可者多。德薄者,其心刻傲,见人皆可憎,故目中所鄙弃者众。

甲骨文是用刀刻在动物骨头上的契文,而我们用毛笔临摹出来的字体,往往缺乏的就是那股子刀笔韵味,所以我在练习中反复体会如何把刀刻与墨韵相结合的效果提炼到纸上,达到以笔替刀的效果。在探索、挖掘古老文字的过程中,虽清苦些,但作品先后入选国际国内甲骨文书法篆刻大展,给了我莫大的鼓舞。

 

甲骨文上承原始刻绘符号,下启青铜铭文,是汉字发展的关键形态。如果说汉字是中华民族文明的载体,那甲骨文就是中华文化的基因。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壮大我们的行列,一起研究、传承、普及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周锡民 口述/何惠清 执笔)

浏览0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