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者说:离愁谁与言
文/李鹏【金寨华润希望小镇项目组】

每当有人夸奖我们在小镇干得不错时,我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反复回响,你们不了解这片土地对我意味着什么。

 

初来小镇时,对设计规划和项目的陌生、对孤寂生活的不适,都让我常常感觉彷徨无措、无所适从。但当我每天早起迎着阳光,走在散发着绿草清香和泥土芬芳的小镇上,看到村民们亲切的笑容,感受到他们眼中的期盼时,我渐渐感受到了,这里有信任,还有责任。

 

几个月的入户调查,慢慢体会到村民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他们积极向上的能量也感染着我,让我逐渐忘情地投入到这里建设中,融入这里的生活。

 

大都市的灯火霓虹已慢慢从我的记忆中褪去。这里的风,这里的雨,这里的阳光,还有土墙黒瓦让寂寞变得富有情义,我越来越喜欢这里宁静的生活,喜欢在这里独处与思考。

 

一年之后,小镇进入了工程建设阶段。白天纷繁复杂的协调管理工作、晚上频繁的接待任务,时常让我感觉委屈和失落,消磨着我的激情。但每当走进日渐变化的小镇,踏上天天往返无数次的土地,又总能让我倍感安心和自在。面对徐家大院的百年老宅和一望无际的猕猴桃基地,当初隐藏在浏河、古堂、监生湾、高塘还有许湾里的民宅、土房,都变得那么有意义,而我的价值也正在于此。

 

竣工的时刻终将到来。心中感慨这个小镇建得太快,或许不小心就会连感情都变得浮光掠影,在这个充满激情与效率的地方,每时每刻,都愈发弥足珍贵。

>李鹏在小镇的徐家大院前留影

现在我总说,金寨是我的第二故乡。这个全国知名的将军县,总会让我肃然起敬,时常难以言说。从事工程建设多年,金寨华润希望小镇的建设过程一直让我心疲力竭,这种疲惫不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心理的。这个项目承载着各界的期许,这种压力是对我们的信任,承载着当地对脱离贫困、共同致富的盼望。

 

我们盼望小镇能如同小岗村、华西村那样,在经历改革浪潮后迸发出灿烂夺目的光彩,让百年前移民来这里的徐家人、黄家人、吴家人的后代,在奔赴陌生的大城市打工后愿意重回家乡,参与到合作社中,通过对小镇三年的“输血造血、产业帮扶”,使其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让留守儿童和老人盼回久别的亲人,一起守望这片安详宁静的乐土。

 

那些自小外出打工为全家生活打拼的年轻同行,在钢筋混凝土的异地他乡、高楼林立的繁华之下,往往感受到的除了冷漠、排挤、歧视之外再无其他,能支撑他们抛下家里年迈双亲和年幼儿女拼搏下去的动力,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将至亲接到身边团聚,给他们更好的生活。他们怀揣着对生活的梦想、对故土的眷恋,用自己的汗水换取存在的价值,他们是值得钦佩的,也是值得同情的,曾几何时,我也经历着这一切。而现在由我们亲手建设起来的小镇,能让他们不再背井离乡,能在自己家乡陪在亲人身边实现致富的愿望,我感到无比欣慰与自豪。

 

这是一个神奇的小镇,她有着一股奇妙的力量,来到小镇的初衷其实只是为了改变这里的生活和环境,并不曾想通过小镇而得到什么。然而当小镇快要竣工,我也准备收拾行囊离开时,心中涌现的对未来人生的憧憬却正解答了我来小镇前的迷惑。

 

看着今天的小镇面貌,回味着这三年项目组的艰辛和付出,个中滋味从未向旁人倾诉。小镇如同我们自己的孩子,三年的时间我们孕育了她,现在即将竣工,好像待嫁的女儿,满怀不舍也期盼着她的未来。三年时间,小镇也孕育了新的我,虽然来时就知从哪里来终会回到哪里去,甚至回归置地也会有新的忐忑,但我带回的将是在这里磨炼的淡定与平和、谦卑与包容,我对未来更坚定,不仅对工作还有生活。

 

不管以后我走的多久多远,定会时常想起在这里建设的场景,每一天,每一个瞬间,仿佛就能看见我离开的时候,一杯没喝完的茶仍留着余温,村里的乡亲还在那里等我。

浏览0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