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的山与地,执着的“修”与“行”

黔东南,侗族、苗族和壮族聚居的山区,沿着山路穿行,不时可以看到半山腰散落的村寨和青黄的梯田,村民世代靠山吃山,凭着面对高山的智慧,过着田园山野的生活。直到靠近山顶,越来越多的山头逐渐露出转着三片扇叶的风机,和山比起来,风机大小不过是山头的一棵大树,走近了看,扇叶扫过的天空,大过了半个足球场。这些大山上的外来物种,仿佛也是一种生物入侵,因为立风机有了通向山顶的路,山顶附近一些生长了不知多少年的小树林,很快被聪明的村民合法地采伐掉了。

 

贵州的生态美丽而又脆弱,天上多雨、地上多山、地下多洞,这些生态特点带来的交通运输、桩基工程、水源、林地等等问题,不时成为华润各业务单元在当地必须预见又很难预料的天然屏障,在项目施工的“修”与“行”中,不断考验着当地华润人平衡生态与发展的智慧。

>贵州沟谷纵横,号称“地无三分平”,给风力发电机扇叶的运输带来了莫大的险阻。

行路难,怎么运——

大件运输 扎根深谷沟壑

 

贵州沟谷纵横,号称“地无三分平”,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桥隧比全国最高,桥梁承重、隧道限高等等限制条件,时常令当地电厂项目建设中的大件设备运输陷入举步维艰。

 

2015年12月17日,华润电力(六枝)有限公司2×660MW新建工程(下称“六枝电厂”)#2发电机定子运输车队缓缓驶入工程现场,自此,六枝电厂所有大件设备全部安全、按时运输到达现场,为大件运输工作画上圆满句号。六枝电厂成为贵州地区第一个采用并成功运输三相共体主变压器的600MW等级火电项目,也是贵州地区少数几个成功采用锅炉大板梁整体运输的600MW等级火电项目之一。

 

六枝电厂的大件设备主要包括锅炉大板梁、主变压器和磨煤机筒体——“一长二重三高”。大板梁“长”,长达38米;主变压器、定子“重”,分别达350吨、300吨;磨煤机筒体“高”,高达4.8米。

 

这几样大件设备的运输距离都达到了上千公里,路途复杂。其中,主变压器从乌鲁木齐铁路运输至六枝那玉火车站,路程约5400公里。而#1发电机定子路途更为波折,采用水陆联运,路线为:哈尔滨至营口(公路运);营口至衡阳(江海联运);衡阳至岩脚高速出口,最后至六枝电厂(公路运)。

 

六枝特区唯一的货运站那玉火车站只是一个三等小站,没有大件设备接卸资质,需要协调铁路部门对该站进行改造并开通车站大件接卸资质,还要协调当年下半年仅有的两列铁路大件运输车辆调度。公路运输道路则存在众多路面狭窄、弯多、坡陡的路段,以及部分老旧桥梁承载能力不足、运输道路车流量大、季节天气制约等不利因素。

>#1号锅炉大板梁到达电厂所在地岩脚镇。为最大限度减小运输车辆转弯半径,减少对道路的弯道改造,运输车辆根据不同大板梁采用“牵引车头+鹅颈+转盘+液压轴线+货物硬连接+液压轴线”搭配,全车长达45米。

>由于公路桥隧设计高度标准为5米,为此,磨煤机高达4.8米的筒体运输时采用了凹型板车运输。

>主变铁路运输采用落下孔式专用运输车。

>主变运输车即将到达工程现场,走完X019公路25公里全程需要2-3天时间,晚上和雨天均不能开展运输。

任何一处对道路条件的影响因素跟踪和判断不到位的地方,都可能让运输工作出现被动。加之六枝项目地处山沟,平地面积本就比其他火电项目小,场地堆放空间不充裕,设备到货过快过慢都会影响建设,可以想见,这个项目对货源组织、供货备件的要求之高。最终,六枝项目工期只用了18个月,在贵州已建成同类火电项目中工期最短。

>地处深山,山顶风电场同事的业余活动主要也就是爬山了,此外,风电场的空地上还有一块篮球场。篮球场并不对外开放,但自从建成后,周边山上住着的苗家小孩便不时寻来此处,欲与天空试比高,这片山里也只有这里能找到一块运动场了。

行路难,怎么运——

迈向万山之巅

 

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为首的大件押运小面包车不时停下来,等着后面三辆改装过的特种货运车,每辆车间隔都很长,车上装载的风机扇叶长达50余米,山路转弯处,扇尾悬空于峭壁之上。车队途经的山路蜿蜒近百公里,经过的路上,有扇叶中途损坏被遗弃在路边,继续蹒跚前行,还将遭遇到一侧已陷落山谷的前方货车……

 

火电项目,大件设备要运抵深谷沟壑。风电项目,大件设备则要运上万山之巅。上山的路更能感受到贵州生态的美丽与脆弱并存,处处青山绿树,又处处塌方滑坡,被冲刷破坏的路段,留下坑坑洼洼的泥坑。坐在颠簸的越野车上,司机戏称,开这条路就当给背上按摩。

 

项目刚开始时,山寨里的老人,一大早会提着盒饭爬上山头看风机吊装,直到吊装完成,才意兴阑珊地下山。如今,设备在山上的运输距离越来越远,运输难度越来越大,其中从固本上山起点到黎平二期最远风机机位达到80公里,平均距离达到55公里,且全部是山区道路,道路条件更加恶劣。

 

风机的主要构件扇叶,长达50余米,重达10吨。一台风机三个扇叶,通常由一个车队三辆车一起运上山顶,从山下堆场至山顶这段一路小心慢驶,往返需10天左右。运扇叶的车辆是经过改装的,由于叶片太长,叶片需要能在车上举升旋转。在项目开始之前,他们用了一年时间,迁改沿途弯道、桥梁、险坡等障碍物达200多公里。

>一台风机三个扇叶,通常由一个车队三辆车一起运上山顶,从山下堆场至山顶这段一路小心慢驶,往返需10天左右。

贵州的地无三分平,天也无三日晴。2015年初遇冰冻灾害,山上储备资源不足,换班后的人员只能下山,他们一只脚绑一支毛巾,从早上出发晚上到山下的乡镇,顺着二十多公里的山间小路蹭下了山。2016年7月,锦屏县、黎平县出现大暴雨天气。风电场的道路多处边坡塌方、路基冲毁、路面破损、林木及耕地损坏,道路全面中断,施工一度全面停止。这里每年有小半年的时间都在下雨,2015年全年雨天138天,阴天101天,晴天仅126天,2014年更是下了200多天的雨。

 

贵州现在已成为全国唯一一个县县通高速的省份,六枝电厂附近的高速不久前也通车,比过去难走的路段更少了,但通向黎平风电项目的山路依旧道阻且长。

 

过了路旁墙上刷着华润LOGO和“与您携手、改变生活”几个大字的民居,回头看,六枝电厂便逐渐隐没在山间。从黔程风电场下山的路上,渐渐也不见了山顶风机的踪影,路过沿山路两旁而建的寨子,一个窄窄的丁字路口,村民们围坐在一小片空地的低矮桌椅边聚餐庆祝,刚放完的鞭炮留下满地的大红纸屑,路口小饭店上挂着一条横幅,祝贺寨里的一个孩子考上了全国顶尖的大学。这一幕一晃而过,也渐渐习惯了车辆的颠簸,路虽坎坷,但面对大山,世代生活于此的本地人和外来的建设者,智慧和毅力总是无穷。

煤太多,怎么用——

十年磨一剑,从此笑傲“电改”江湖

 

白春平前脚跨出客户的门,耳边仿佛就能响起其他电厂的人在跟客户说“我们可以给的电价更低”。这种压力,是他过去做火电时未曾体验过的,但他觉得:这种突然的改变冲击更大,让每个人思想转换得更快,不知不觉的竞争反而容易被温水煮青蛙。白春平此前一直从事火电工作,现在是华润电力西南大区副总经理,2012年因为六枝项目来到贵州,一脚踏进了“电改”最深的江湖。

 

六盘水的三个县都产煤,其中盘县和水城县早就有了电厂,而剩下的六枝特区虽是三线建设时期就成立了特区,但却一直没有建成电厂。当地同事曾给六枝电厂项目做过一个专题视频,叫作“十年磨一剑”。这个项目启动时还是2003年左右,后几经周转波折才最终于2008年成为了华润电力在西南地区的第一个火电项目,并于2013年2月取得国家能源局“路条”。2016年8月,#1机组及脱硫脱硝系统一次性顺利通过168小时试运行并投入商业运营。

而在此之前的2015年11月,贵州省成为全国首批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省之一。根据贵州省电力交易规则,六枝电厂已经参与了2016年贵州省大用户直购电市场化交易。这意味着,项目从投产开始便要经历市场的考验——虽然六枝终于实现了变送煤为送电的目标,但随即就要面对从送至电网到送至客户的挑战。

 

电力营销做得好坏已成为贵州火电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关键。过去,电网分配到各发电企业的利用小时数相差不大,跟电网做电量营销很大程度上不是为了增加企业的利用小时数,而是因为你不做别人做,怕被电网减少利用小时数。如今,只有采取强有力的营销手段,才能获取更多的市场电量份额,才能避免停机的风险,另一方面,如果你获得的客户多,送出的电也可以更多。

 

华润电力是华润集团在西南地区投资的风向标。与单一售电企业相比,华润电力因为集团的多元化能给客户带来的合作价值更多。电力市场改革是挑战,但对运营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华润电力来说,更是机遇。

地太少,怎么建——

让山窝窝同样寸土寸金

 

中国西南省份的广阔土地上,宛如巨大蛋盒般连绵的锥形山脉,以喀斯特地貌之名为人熟知,过去,当地农民只得在破碎的小块土地上耕作,今天,可供工业生产和居住的大片平地在这里同样稀缺。

 

在喀斯特地貌之下,隐匿着无数的神秘洞穴,含有沉积物的水流在千万年间“滴水成石”,石笋和钟乳石遍布。迄今为止被探索发掘的洞穴只是九牛一毛,而被发掘的洞穴不断展现出地底奇观,许多被开发成为商业景点。然而,与地上的山地一样,这些地下的奇观,也争夺着地上可供开发的空间。

六枝电厂地处贵州省六盘水市六枝特区岩脚镇老坡底村,四面环山,平地有限。因此,在项目之初,便考虑到对机组选型、主厂房布置等内容进行符合实际的优化。项目原计划1000MW超超临界常规火焰锅炉变为660MW超临界W火焰锅炉机组,主厂房原可研阶段为ABCD四列式常规布置,初步设计审查后最终确定为ABC三列式布置,为了充分利用土地,避免拆改和重复投入,项目还采用“永久建筑”和“临时建筑”结合的方式,拿出部分给施工单位建临时板房的资金,在施工阶段,就建成部分永久建筑先供施工单位人员入住,待工程建完施工单位撤走后再交还电厂,很好地解决了场地紧张问题。

 

在寸土寸金之地,他们的种种努力不仅实现了工程目标,开创了许多新的举措,令厂区总平面布置用地指标居国内同类型电厂先进水平,工程的单位造价也达到了同期同类机组的最好水平。

 

【本刊 张凡采访撰稿,华润电力西南大区 彭雨星摄影】

 

 

 

 

贵州味道

 

爽爽的贵州,山清水秀,民俗文化耐人寻味。贵州的魅力,走过一趟,耳目鼻舌定会念念不忘了吧。

 

有一种青春记忆叫安顺火车站

如果在贵州你经过安顺火车站或许会感到眼熟,赵薇导演的处女作《致青春》便有在这里选址取景,这里透露着一种穿越年代的青春气息。

 

有一种执着叫“粉丝”

贵州人对米粉究竟痴迷到什么地步?举个例子,在贵州找家粉店比找ATM机容易多了,每平方公里有几十家粉店一点也不稀奇。贵州人不仅爱吃粉,还变着花样吃,酸粉、细粉、宽粉、牛肉粉、羊肉粉、砂锅粉、辣鸡粉、猪脚粉、鹅肉粉、素粉……早餐可以吃粉,午餐可以吃粉,晚餐可以吃粉,就连宵夜也可以是粉,神也无法理解贵州人对粉的执着了。

 

有一种释放味蕾的美食叫酸汤鱼

酸汤鱼来源于质朴的苗家饮食。贵州是苗族的聚集地,气候湿润,食材不易保存,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苗族先辈们发明了酸汤,延长了食物的保存时间,并逐渐养成了制酸汤、食酸汤的习惯。有电视节目曾经报道过苗族人长寿的秘诀就和吃酸汤有关系,几乎所有苗族百岁老人,都是酸汤食品的制作者和爱好者。酸汤鱼所需的小番茄、辣椒、广菜、木姜子都是精心挑选,并用不同的火候分时段熬制发酵而来。汤汁看起来很浓厚,色泽很深,端上来就能闻到淡淡的酸味。

 

有一种喝酒方式叫高山流水

长桌宴,芦笙曲,苗族少女们银饰闪亮,手捧美酒迎向客人。每当客人接受并正喝第一碗酒时,后面五六个苗族少女各自手中的酒碗便向斜后上方次递排列,一个高过一个,最高的碗中倒出的美酒像小瀑布一样一只碗一只碗地最终流进客人嘴中。贵州当地把这种敬酒方式叫作“高山流水”。敬酒者总嫌“山”不高“水”不长“情”不深,甚至还会踩在椅子板凳上,增加“山”的高度延展“水”的长度。周围客人必定也随着苗族小伙吹奏的芦笙节拍鼓掌助兴。“高山流水”,情深意长。

 

有一座淡定的古镇叫肇兴侗寨

肇兴侗寨号称“侗乡第一寨”,不过这里的侗族居民有着太多的淡定,他们对游客和拍照似乎无动于衷。随你怎么拍照,他们依然我行我素。肇兴侗寨以鼓楼群最为著名,对游客来说,这里的五座鼓楼外观、高低、大小、风格各异,蔚为大观,它和风雨桥作为侗族木建筑的两个代表,在世界建筑史上都有很高的地位。而对侗族居民来说,这里的鼓楼就是他们日常聚会的场所,任凭游客在鼓楼前熙熙攘攘来往穿梭,他们只是三三两两或坐或躺于此静心纳凉。

 

有一片悠远的农田叫加榜梯田

加榜梯田特产糯稻,《舌尖上的中国》说的这里的美食,其食材便是糯稻。每年的四、五月是梯田注水的季节,注水后的梯田像一面拼接的镜子,映照天空。独特的地型地貌决定了这里的梯田面积最大不过一亩,而这个农耕民族精心地使用着脚下的每一寸土地,一二行禾的“带子丘”和“青蛙一跳三块田”的碎田块,最小者仅有簸箕大。水稻田里还同时养着鲤鱼和鸭子,这种稻鱼鸭共作的古老体系,已被列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浏览0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