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书客
文/ 孙尧【华润置地北京公司】
 

念过唐诗描写扬州的词句,仿佛真像海市蜃楼一般美好。难得旅途暂居扬州城,于花市于书间于茶社,点滴体验,俯首拾零,以记以想。

旧时扬州城的街巷里通常有卖花,栀子花、茉莉花、玉兰、月季花、夜来香。花极为妖媚。丰子恺先生有一幅画是手绘的素描卖花女,专题描绘小街巷的市井习俗。即使是如今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扬州城,怜花爱花之风亦蔚然成风。很多地方都有花市,农家更多花院,各种花卉争奇斗妍,为市景装点几多春色,又增添几许旖旎风情。

扬州的另一大特色是书肆很多,当地不论是文人、官人还是富人都喜欢藏书,此种情怀古已有之。试想,古人诗意的栖息,避开喧嚣,寄情山水。富足之后,买地造屋置业,倘若没有一个楼阁藏书,私家园林便缺了一份贵雅气。数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可见,即便富商,也是看重读书的要义,又可称为儒商。官家亦营造必备的文化教场,当年的《四库全书》就有一份珍存于扬州文汇阁。

许多古籍书店临近街边,楼上楼下还有地下室都是翻版的旧书新出版物,书架满满当当,留给读者的空间显得有些局促。自己喜欢收藏一些当地史书,比如广陵书社的出版物,印数很少单价很贵,但是不妨碍购买的兴趣。既然喜欢,积少也能成多。除了旧书,合意的新书但且买些也无妨。国庆路还保留有原来达士巷的古旧书店。石塔寺附近的新华书店也兼营卖旧书,门脸叫做特价书店。天宁寺附近的赶集会也有一些旧书,但良莠不齐,其实很少有真正的旧书了。

除了古籍善本飘散的书香雅气,要完全品味扬州之“书”韵,不得不提评书。去甘泉路的书场吃早茶听评话,于今又成为本地人的时尚。在当地说评话又叫说书,有点像苏州评弹,又区别于话音语调声韵。说书者多为一人,说中夹评,只说不唱,以扇子、手帕为道具,以醒木击桌加强气场氛围。内容从市井小说、英雄武侠到名著新编,讲故事,仿神情,说表评噱不消停,说至紧要关节处,拍案使人惊怔。扬州评话徒口演说,长于大书,节奏明快,精深细透,听来确有些特色。听其编讲故事结构之严密,环境气氛渲染之逼真,讽刺手法之高超,口技效果之绝妙,插科打诨之趣味醇厚,以生动活泼的扬州方言词汇点缀其中,非亲临现场不可身同感受。难得浮生偷得一日闲,要我呆在茶社里听说书,我保准散场还回不来。

《邗江记述》写过:听书者围坐长凳,乐见不厌,间献以茶,开全部大书,即见讲书艺人。教场四面茶坊启,把戏淮书杂色多,更有下茶诸小吃,提篮叫卖似穿梭。茶社的老板不但可收茶水费,还可收听书钱,或者二合一收茶位费,实在是好买卖。如此,我做了茶客亦变成了书客,实在也是一件幸事。

浏览0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