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供给侧改革

之前,中国侧重于需求侧管理,要刺激经济,首先想到的是扩大需求,增加消费。但供给侧同样有很多改进的空间。比如北京出租车总量供给不增加,只是提价、增加油补,仍解决不了打车难问题。楼市,政府调控效果多年不达预期,原因在于只着力于打压需求,而不是扩大房地产的有效供给。

2015年11月10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供给侧”与“需求侧”相对应。通过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拉动经济增长,这在经济学上属于需求侧管理,三驾马车决定短期经济增长率。而供给侧则有劳动力、土地、资本、创新四大要素,四大要素在充分配置条件下所实现的增长率即中长期潜在经济增长率。而结构性改革旨在调整经济结构,使要素实现最优配置,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数量,通过鼓励企业创新、促进淘汰落后、降低税费负担等方式,推动经济发展。

供给学派是上世纪70年代在美国兴起的一个经济学流派,强调经济的供给方面,认为生产的增长决定于劳动力和资本等生产要素的供给和有效利用。在供给学派基础上发展出新供给主义,主张通过放松供给约束,解除供给抑制,让新供给创造新需求,才能提升经济的潜在增长率。

人民币纳入SDR

SDR 即特别提款权,最早发行于1970年,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的贷款,还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它是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自2016年10月1日起,人民币将被作为除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之外的第五种货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在SDR篮子中权重为10.92%,超出日元和英镑。

纳入 SDR 需要符合两项宽泛的标准:一是发行该货币的辖区在国际商品和服务贸易中占有较高权重;二是该货币可“自由使用”,即可广泛用于国际交易的支付并在主要汇率市场上被广泛交易。与对某种货币是否“自由浮动”或“完全可兑换”的普遍解读相比,“自由使用”的概念要宽松得多,而且对于此项要求并无预设的量化标准或门槛。

人民币纳入 SDR 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因为这是彰显中国在国际金融领域地位提高的重大里程碑。人民币纳入 SDR 被视作为促使外国资本流入中国的显著推动因素,也会对中国深化金融改革的承诺产生重大影响。而其和老百姓生活直接相关的影响就包括出国不用兑汇,海外购买变得更加便捷,跨境电商也将受益。

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而言,SDR货币篮子中加入人民币,会让其信用度得到极大提升,不但将提高SDR代表的经济体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降低SDR货币篮子汇率的波动性,而且有利于提高其作为储备资产的吸引力,减少储备货币波动对世界经济的影响。

浏览0 点赞0
  • 杂志封面
  • 杂志目录
  • 上一页
  • © CRC Mag@zine 本刊文章版权受法律保护,如欲转载,敬请致电编辑部联系 否则,本刊保留依法追诉之权利 京ICP备050456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