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建一所大学
文/杨志斌【华润置地建设事业部】
 

>位于惠州小径湾的华润大学。

 

海湾在平常人的想象里是阳光、沙滩、大海、帆船,是一望无际的辽远,是惬意静好的悠闲。的确,两年前华润置地建设事业部各路好汉刚到华润大学南校区项目时,惊叹造物主的浪漫,感慨自然界的慷慨,可是当时间夺走了好奇,生活褪去了激动,朴实成为主调,悠闲则成了彷徨,寂静则成了孤独,大海的辽远则成了蚀骨的孤单。

在单调的工作里,能坚持下来的人就是硬汉,能面对时光侵染的人就是英雄,来华润大学住了一段时间,只感觉这里的太阳起的最早,这里的夜更幽寂。早晨,听到摩托车隆隆的声音,就知道小伙子们来了,来到工地进入工作状态总是很快的,因为这里除了华润大学就是碧水青山。

 

 

>建设中的华润大学校舍。

这是一座总建筑面积5.4万平方米的建筑群,由高技派建筑大师诺曼?福斯特设计,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山体建筑群之一。整个建筑群依山就势而建,蜿蜒丘壑环绕之间,华润大学的外幕墙以红砖砌筑,就像万绿丛中一点红。

众所周知,红砖是英国大学的代名词,然而红砖的根源,追至上古可以确定起源于中国,鼎盛时期便是秦砖汉瓦。因为红砖的质朴典雅、厚重协调的特性,近现代在西方盛行,逐渐在民用建筑、大学建筑与公共建筑中展露其独特的人文魅力,并且大量使用。然而在国内,找到能烧制与外国红砖同等质量的厂家极为困难,所以,我们第一步做的就是“广筛选、细考察、深对比”,经过工厂实力对比、技术对比、红砖样板对比、施工样板对比后,最终确定了一家来自景德镇的厂家。

找到厂家只是挑战的开始。根据设计师的要求,红砖要有一种层次感、颗粒感、粗糙感。对于理工科出身的工程师们来说,这种描述实在太过感性,所以项目部综合对比了哈佛大学、芝加哥大学的Robie House、伯明翰大学、芬兰珊纳特塞罗市政中心,试图寻找红砖的“基因代码”,找来找去还是从烧窑这门古老而细致的工艺入手。经过对传统工艺的深入学习,我们了解到任何一点温度和过窑时间的变化,都会影响陶土最后的成色。所以通过控制温度变化,从1200-1300度,以每10度作为温差控制标准,而后将过窑时间控制在42-48小时,这样近30次生产样板砖,最终确定了十种外观颜色,才解决了红砖层次感的问题。

>华润大学一角手绘图。

>幕墙所用红砖。



而华润大学外墙砖有别于一般红砖的,就是砖的表面不仅追求自然材质的粗糙感,还要保证表面花纹的多样性,让外墙整体自然亲和。在机器压纹与人工压纹的工艺选择中,我们采用人工压纹工艺,这是一种看似效果不明显、而又增加成本的做法,但我们认为在工匠与材质一刀一锤的对话中,这种无规则的肌理,反而是更自然的一种存在,也许若干年后,经历岁月侵蚀的华润大学会别具一番底蕴。

这次华润大学之行,也让我见到了自己从大学开始便为之着迷的一种工艺——清水混凝土。近距离看到一个体量如此之大,而且又是全山体浇筑的清水混凝土,我不禁拿起相机一顿猛拍。这是一种可大气可精致的结构材料,可以根据条件调节手感以及色调,个中技巧连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和路易斯?康也不能说完全掌握。它可以根据年代以及地域的不同有着不同的表现,这种不同的表现源于施工技术水平、地域经济水平、社会状况、气候以及施工人员的技术素质等,而我们的管理团队要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地还原建筑师的设计意图,达到建筑师所想表达的设计精髓。



>华润大学校舍外幕墙使用红砖砌筑。

>阳光下的红砖外幕墙。

清水混凝土的施工,没有剔凿修补的空间,施工的每一环节都至关重要,所以清水施工需要充分考虑后续各专业的施工。例如在清水结构施工阶段存在大量穿梁洞、预埋件的预留预埋,为后期机电、幕墙的管线穿插做准备,任何预留预埋及穿梁洞位置的偏移,都会造成难以估计的损失。

正因为清水结构的特殊性,以及山体结构的复杂性,这个项目亟需一个在建造之初就对其空间结构一目了然的工具,这个工具软件就是BIM。BIM的定义很简单,B-Building-建筑;I-Information-信息;M-Modeling模型,即建筑信息模型。近些年,BIM逐渐在各大型项目中崭露头角,公司从09年建设成都万象城开始,便针对BIM软件开展培训,目前公司专门成立了BIM设计小组,几乎今年所有大型项目都会应用。

从华润大学工程BIM的应用中,可以发现公司推广新技术的应用极具远见,这是一次从二维图纸到三维图纸的转变,所有的问题不必等到施工现场才能发现,在模型空间内、在建模过程中就可呈现,比如设备在建筑空间的走位,大量碰撞在设计阶段被监视出来。华润大学的特殊性使得这个工程是BIM应用最为深入的一次,从前期设计到中期结构分析、设备优化、管线综合,最后成果交付出图。可以说这是一次BIM的“一条龙”应用,异常成功。

入夜,和同事走在回板房的路上,他说:“这条路叫星光大道,你可以抬头看看。”我抬头一看,满天繁星闪烁,这样的夜晚,只有儿时才见到过,我兴奋地谈论着星辰,而他们则平静含笑,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平凡的夜空吧。

浏览0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