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变局下的绿色发展之路
文/刘日新【华润电力新能源事业部副总经理】
绿色低碳发展,生态文明建设已经是“五位一体”的中国经济总布局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是世界对大国责任的期待,是民众对建设高度生态文明的中国梦的渴望。


在世界能源消费与温室气体排放的发展变化格局中,中国的地位和影响举世瞩目。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从2007年起,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头号温室气体排放大国,化石能源燃烧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比例的20.8%,2007年温室气体排放净增量已占全球的46.1%,在国际社会面对的碳减排压力与日俱增。而在国内,一部《穹顶之下》数小时内就突破了3500万次点击,48小时突破2亿次点击,震撼的数字背后是全体国民对绿色发展的强烈愿望。

2014年11月12日,中美两国发表了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宣布了2020年后各自应对变化的行动目标: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全经济范围减排目标并将努力减排28%;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使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将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绿色低碳发展,生态文明建设已经是“五位一体”的中国经济总布局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是世界对大国责任的期待,是民众对建设高度生态文明的中国梦的渴望。中国的能源企业已经别无选择地处于能源结构调整的宏大背景之下,减排低碳既是企业必须承担的义务,也为企业提供了波澜壮阔的舞台,相关产业的投资和产值均以万亿计。

目前,减少碳排放的途径主要有三个方面:一靠提高能效,降低能耗水平;二靠改善能源结构,降低化石能源消费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三靠调整国内产业结构,提高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转移能耗产业到国外。华润电力也可以从这三个路径构思绿色成长之路。

提升能效 降低能耗水平

电力生产企业主要通过对传统化石能源的转换效率提升,提高大容量、高参数环保发电机组占比,对已经安装运行的设备实施运营技改来实现降低单位能耗,努力实现“超洁净排放”。

以华润电力新建的海丰电厂为例,在建设阶段就按照超洁净排放的要求设计,相比国家现行标准,每年约可多减排烟尘962吨、二氧化硫578吨、氮氧化物1952吨,实现了单位GDP能耗的下降目标,成效显著。

但如果将视野放大到海丰电厂所在的广东省,“十二五”前三年累计关停125MW以下的小火电机组2.289GW,2013年全省火电机组发电标煤耗下降至290g/kwh,这意味着在广东省内通过技改提升能效的挖潜空间将非常有限。根据目前的发展趋势预测,广东省2016年单位GDP能耗(标准煤)下降到0.43t/万元以后很难再继续下降,人均碳排放量从2012年的5224kg/人,预计到2020年可控制在5287kg/人,呈缓慢增长态势。如考虑人口自然增量和外部人口输入量,二氧化碳的排放增量仍然很大,这一路径对于社会经济发展程度较高省份的宏观减排控制贡献有限。

针对这个途径,国家比较现实的选择是淘汰效率低排放大的小机组,通过电价补贴政策引导电力生产企业持续升级化石能源发电设备,强化对现有机组的排放限制;同时,政府必将严控新化石能源机组的投产。对于经济增长带来的新增能源需求的排放控制,将通过加大非化石能源的利用来满足需求。从减排的角度考虑,这就要求华润电力在做好存量改造的基础上,对新增燃煤机组要选择减排压力较小的区域进行投资,同时需紧跟国家规划,控制投资节奏。

改善能源结构 降低化石能源消费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

从当前国内可再生能源发电各领域的现状可以看出,风电是国内可再生能源发电形式中最具规模和效率比较优势的新能源门类。在正在拟议的风电“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明确了风力发电将由“替代能源”转为能源消费的主体地位。低风速、高海拔、抗台风、超大叶轮、高空风机等新应用机型的出现将可开发风资源的地域不断扩大。技术进步和规模化发展,也降低了风电设备成本,使得该发电模式对补贴的依赖降低。

除风电外,大型光伏电站从2013年起开始高速发展,其投资回报期约为8年,具备“成为第二个风电”的可能,虽然目前电价较高,高度依赖补贴,但可以预见到设备成本的降低将更加迅速。

作为落实电力改革9号文的第一份实施细则,3月2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关于改善电力运行、调节促进清洁能源多发满发的指导意见》(发改运行[2015]518号)正式发布,该文件除强调优先消纳清洁能源以外,还创新了清洁能源消纳的渠道,预期弃风弃光等现象的改善将提速。它鼓励可再生能源优先与用户直接交易,要求用市场化的方法对化石能源深度调峰作出补偿,讨论已久的可再生能源供热、储能等新的能源利用模式有了参与市场化运作的基础。可再生能源投资者的竞争将在资源获取侧的争夺和配网需求侧的市场开发两个方面展开。

资源获取方面,陆上风电和大型光伏电站将是华润电力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的主要方向;而海上风电将审慎介入,该产业的大规模发展依赖于海上工程配套产业的全面成熟。随着资源获取竞争的进一步加大,华润电力培养对资源的快速分析和占有能力也至关重要。为赢得资源端的竞争,需要在开发一线团队的配置上加大力度,同时建立更加系统和专业的后台技术支持团队,向开发一线提供及时和前瞻性的判断和支持。

如果温室效应令海平面持续上升,美国的自由女神也将被海水淹没(虚拟图)

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可再生能源在用电侧直接面向客户的销售市场雏形初现。利用华润电力可以发挥运作循环经济园模式的经验优势,调整该模式下原来以解决火电厂资源循环利用为核心的思路,通过已经趋于成熟的风电供热、压缩空气储能等商业模式,向经济园区内用户提供供电、供热、供冷的服务和产品。在产业园模式下,通过对供能设备的模块化设计,以多联组合或单一服务等方式灵活地满足客户需要;建立园区能源智能协调和信息交换体系,在用电侧配置分布式电源和储能设备,使得该体系具备对可再生电源波动的一定承受能力,在产业园区内培育用电侧电力综合服务市场,用电侧的供电、供热、供冷、控制保护、日常运维、检修都将成为新的增长点。同时可以利用市场优势地位和蓄热、储能能力,对资源侧其他市场主体的可再生能源电厂产生的“富余”电力进行竞价收购。

华润电力的新能源发展道路将跳出单纯的规模增长模式,兼顾资源和市场两个方向,在服务客户的过程中形成的信息大数据和控制系统的开发能力将成为公司的核心竞争能力,将能进一步支持未来在配网侧的开拓发展。

寻求海外投资机会 转移能耗产业

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将会转移一批高耗能高排放的产业到国外,本次习近平主席出访巴基斯坦,带去高达450亿美元的投资清单,其中重要的投资标的之一就是建设电厂。因此跟随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积极布局海外,使得一些性能不能满足目前国家减排要求的发电设备,可以结合转移的钢铁、水泥等产业能力,利用当地的水资源、矿产资源和环境排放容量,在海外寻找到合适的投资机会。

需要关注的是,利益集团在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中可以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但往往以牺牲当地生态环境作为巨额代价。世界银行的一份发展报告曾指出,“对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具备丰富的自然资源禀赋与其说是一种福音,还不如说是一个祸根。”矿产资源的不合理开发,对当地生态的破坏,造成的局部区域的灾害,会进一步加剧地方贫困,陷入“经济贫困-生态环境恶化-经济更加贫困”的恶性循环。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除了关注经济回报,更要关注“资源诅咒”对当地经济的影响,发电企业恰恰可以通过与当地合作开发建设可再生能源,最大限度提高当地的资源禀赋,使当地民众长期受益,从而化解潜在的冲突。

不论选择哪一条减排路径,都需要在人员储备和组织构建上进行相应的准备。海外战略的实施,可再生能源的系统专业能力建设,配网侧投资及市场的开拓,与华润电力现有业务开展的模式均有所差异,尽早进行人才储备,以专业化团队应对即将到来的能源结构调整变局,才能确保持续获得市场优势地位。

浏览0 点赞0

微信扫一扫 关注《华润》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