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华润人家属的独白
文/房彧成【华润置地山东大区青岛公司家属】

走到办公室区窗前,眼前是拔地而起即将竣工的华润大厦和悦府,身后是她嘴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这一刻,我很充实,很满足。

她,是我女朋友,个子不高,白白净净,有一点偏胖,总是眼角藏笑,总是习惯性地嘟着嘴。她已长发及腰,我准备娶她。但还没等我们成家,今年她却拥有了一个新家,这个新家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华润。

她离校不久,我虚长她5岁,也在社会上滚爬了些日子,抛开我们之间老牛吃嫩草的关系,她在我的眼里就是个小屁孩。曾经担心过以她现在的能力,进入这样一个大集团,是否能够工作顺利,是否会因为竞争而受委屈,是否会因为压力而崩溃……好多的困惑和担忧。

这些疑虑最终在她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彻底消失,她依然活蹦乱跳、茁壮成长。

是她的心理素质强吗?抱歉,我淡淡地“切”了一声。我会告诉你她看到路上一只死于车祸的小动物的尸体,就能直接泪水三千地命令我抱起来埋了,并承诺第二年来给它上坟烧纸吗?我会告诉你一场连争执都不算的小口角,就能让她蹲马路中间河东狮吼,扬言这日子没法过了,转身还抱着我的大腿不放骂我负心人吗?我会告诉你她衡量我爱不爱她的标准,就是她想吃什么的时候是不是第一时间买给她,不买的话满地打滚,拖着她的腿也打死不起来能直接拖到家门口吗?

那是华润给她的压力小吗?显然更不是。但我知道,正在忙的不只是她,有压力的不只是她,华润重视的也不只是她。

我所看见的华润就像个妈妈,让每一个孩子都经历成长的努力和磨练,绝不溺爱,但是又把自己怀抱里的每一个孩子都保护得很好。

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学习成绩平平,从未为任何事情坚持努力过,但是自从进了华润,我却总是能在她辛苦一天之后,依然看到她充满斗志的眼神。

我问过她累不累,她说:“怎么会不累,工作量大,8小时精神紧绷,8小时不够那就18个小时持续紧绷。”那要不要考虑换一份工作呢?她说:“不,就不,累的又不是我一个,比我更忙的人多了去了。我们是一起看家,责任很重大的好吧!”

我依旧能清晰地记得,那天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闪烁着的荣耀和色彩,她是因为能拥有“华润人”的名称而自豪,这个名称似乎赋予了她光环,在光环里她看起来是那么美丽有朝气。

再后来,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华润”便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组。她说我们华润每天的下午茶花样特别多也特别美味,可惜只能吃一份;她说我们华润举办了“垂直马拉松”,各路高手云集,如果能举办“垂直向下马拉松”就好了,我滚下来一定比任何人都快;她说我们华润周末毅行,总行程20公里,每个人都能坚持下来,整个海岸线都是我们华润的旗帜;她说我们华润的万象城很厉害,门口的索尼克要好几层楼那么高,将来要我陪她去滑冰、打电动,当然一定要吃美食;她说要让我努力挣钱,将来在华润悦府安家,我们每天可以蹲在大落地窗前,面朝大海,没心没肺。

“我们华润”……我怎么总是觉得这是要成为情敌的节奏呢?我要因此与整个华润为敌吗?当然这是开玩笑的,我很替她高兴,能遇到华润也许是她人生中最幸运的事之一。

现在是北京时间21:30,她还在加班,我在等她。走到办公区窗前,眼前是拔地而起即将竣工的华润大厦和悦府,身后是她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这一刻,我很充实,很满足。

但愿我和我的她能在华润的陪伴下度过一年又一年。晚安青岛,晚安华润。

浏览0 点赞0

微信扫一扫 关注《华润》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