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假里的童年时光
文/ 集团创委会 宋加雨 【金寨希望小镇】 2018-09-11

麦子成熟前我离开了小镇一段时间,归来时,金色麦浪翻涌,飘来阵阵麦香,惊喜之余,不免有些惋惜。小镇的麦子自年前的播种,到大雪中的一簇簇新绿,再到春天的细麦落轻花,这些麦子虽不是我亲手播种,却如同一个贴心的知己陪伴我从严寒酷暑走进春暖花开。错过了他成长的最后一段路程,多少有些遗憾,我是希望可以守候每一颗麦粒变得沉淀,每一朵麦穗换上成熟的金黄的。

因为喜爱面食,所以对麦子一直有着特殊的感情。又因为关于农忙的记忆大多与麦收有关,所以今年的我无比期待麦子的成熟,因为我丢下这份记忆太久了,想要在这个季节找回。

小时候,麦子成熟的季节是会有忙假的,因麦子是在芒种前后成熟,故也叫芒假。芒假一般一周左右,也会根据天气或者收割情况有所增减。因为在九十年代,老师大多也是农民,农业机械化还未普及,所以要有芒假让老师也回家收麦子,而孩子也可以帮家长做一些农活。

芒假无疑所有人都是辛苦的。但是我关于芒假的记忆却是金黄色的,是带着麦香味的,同时也是充满着嬉笑与玩乐声的。作为一个孩子做不了太多体力活,但是帮忙看守打谷场、帮忙捡捡麦穗还是可以的,这些工作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并不辛苦,反而充满着无限的乐趣。

记忆中的打谷场就是我们的游乐场,麦秆被铺在地面上的石磙碾压的整齐而平滑,一群赤脚的孩子在上面追逐奔跑,嬉笑打闹,即使被所有人围攻跌倒也绝不会喊疼哭闹,反而只会引起阵阵欢笑。堆在周围的麦垛也成了我们的滑滑梯和捉迷藏的地方。玩累了就躺在麦垛上枕着麦香睡一觉,偶尔微风吹动麦秆,拨动你的头发,挠挠你的臂膀,香香的、暖暖的又痒痒的,现在想想再也不会有那样一场带着麦香的梦了吧。

被石磙碾压后,麦粒脱落,去除上面一层的麦秆,下面就是厚厚的一层麦子了。麦子经过一天的暴晒后,傍晚还需要扬麦子,把其中的杂质去除。此时最好有风,在风的作用下,石子、麦子、谷壳会降落于不同的地方。扬麦子无疑也是辛苦的,因为每一粒麦子都要乘上父亲的铲子飞扬再降落,一天下来腰酸背痛,胳膊都抬不起。但是小孩都是快乐的,芒假里的孩子不穿鞋子,光着脚踩在一堆堆扬好的麦子里,深一脚浅一脚,经过一天暴晒的麦子稍微有些烫人,就像是麦子要把他的热情他的喜悦通过这温度传递给你。如若再有几个孩子一起追逐打闹,那刚扬好的麦子就会被撒的到处都是,必然也少不了大人的一顿训斥。那个夕阳下的打谷场上有孩子的打闹声、有大人的训斥声、还有各种劳作的声音,记忆中再也没有哪一个场景如这般丰富而立体了。

而如今这些记忆中的欢乐已经随着那年最下面一层的麦粒被死死的压在了打谷场的泥土中。

夕阳下麦子飞扬,在暮色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如同撒出的一张渔网,捕捉起这一年的丰收。每年的芒种过后,村里的人都会黑一圈,每个人的手上都会积累厚厚的一层老茧。再也不会有那样一个年代,每一朵麦穗都被农人精心呵护着,每一粒麦子都被农人抚摸着,人与庄稼的感情深,深到密不可分。

关于芒假,每个孩子除了家庭作业,还有一项必须的作业,就是假期结束后需要交5斤麦子给学校,而这5斤麦子得是自己去地里捡麦穗、自己想办法把麦子从麦穗里搓出来,扬干净以后的。一群孩子会在某家麦田收割完后一起去捡麦穗,而捡麦穗也如同寻宝游戏一般,充满了欢乐。最后谁捡的最多,谁就会在那个傍晚的夕阳余晖照耀下,在一群孩子的崇拜和簇拥下,奔跑回家去。

假期结束返校的第一节课即是交作业交麦子,谁的麦子弄的最干净,谁就会得到老师的表扬。然而童年里有芒假的人,谁没有过偷偷拿家里收好的麦子充数的呢。

又是麦收的季节,我站在脚下的这片麦田,听着镰刀划过麦秆的清脆的声音,身边的麦穗随风摇曳,触碰着我的皮肤,就如同多年以前我躺在的那个麦垛上那枝挠我臂膀的麦秆。

被压在打谷场泥土中的那一层麦粒在那年冬天变成了绿油油的麦苗。而今夜的我应该会有一场带着麦香的梦吧。

相关新闻
相关附件
分享到:

网站地图 | 隐私安全 | 站外导航 | 版权所有 | 常见问题 | 联系方式 | RSS订阅

Copyright © 华润(集团)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45648号 技术支持:华润集团信息管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