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华润之旅
文/ 石婵雪 【华润创业战略发展部 】 2018-05-04

都说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一路风景,一路心情。我去过很多地方,眷恋着中国水乡的空灵,痴迷于法国南部小镇的静谧,也惊异于美国中部城市的粗放。我有的出行是因为生活,有的出行是因为学习,更多的出行则是因为工作。而我的所有的最快速的成长,都以打开行囊的那一刻为始,以拖着行李推开家门的那一刻为终。

我是一名海外项目投资经理,两年前我加入华润创业,这使得出行成为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20167月,那是我刚刚加入华创的第3个月,新西兰当地一家“国宝级”帝王三文鱼制造企业寻找新的投资人,团队领导对我说:“走,我们帮中国消费者去看看海外的好产品!”

作为一名“行走的吃货”,当飞机停留在新西兰北岛最大的城市奥克兰的那一刻,我便满心满腹满胃都在深切地“渴望”帝王三文鱼了。我在美国生活过,香煎三文鱼是我的长项,日料又是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隔几天便想要大吃一餐的菜系,三文鱼刺身更是每次必点,三文鱼前面加上“帝王”两字也并不会让我对这项食物有半点陌生感。但是,我错了。

King Salmon(帝王三文鱼)果然是不一样的。首先,初看,帝王三文鱼的肉色无比娇艳,纹理格外清晰,又深又亮的橘红色那是海洋才有的颜色,告诉垂涎三尺的美食家们它来自纯净而又浩瀚无边的大海。当然,作为一名称职的“吃客”,我知道那颜色是三文鱼大量食用浮游生物而在皮肤和脂肪组织中储存了大量的虾青素,但是我猜想,帝王三文鱼比普通的三文鱼颜色要艳丽得多,是不是因为King Salmon更大的胃口与食欲呢?果然,几天后,我从帝王三文鱼养殖场的专家那里了解到,帝王三文鱼的养殖较比传统的三文鱼养殖需要投放更高比例的海洋蛋白质饲料。俗话说得好,吃猪不如吃鸡,吃鸡不如吃羊,吃羊不如吃牛,吃什么都不如吃海洋,原来美美的帝王三文鱼也是因为有一张“享福”的嘴啊!

鲜美的三文鱼上桌后,我便不再和谁客气了。口感醇厚、油滑、鲜嫩、甜美、肥而不腻、多汁不干……我仿佛第一次吃三文鱼一样啧啧称叹。这让我想起在美国留学时初次尝试在平底锅上煎制三文鱼,火小了不熟,火大了鱼肉干到塞牙……为何帝王三文鱼有这么多的油脂让熟透了的鱼肉依然细腻润滑、入口即化呢?同样,在几天后的海水养殖场里我找到了答案,那是因为帝王三文鱼有很高的不饱和肪酸含量(Omega-3)。如果你懂得吃,你会知道好的食材对你的意义。如果你不太擅长做,那么你更应该知道好的食材会怎样地帮助到你。

你吃过羊肉串味的三文鱼吗?如果你的答案是没有,那么在这一点上,我比你幸运那么一点点。我是在第二天抵达新西兰南岛北部小城市尼尔森后,才有了这样的幸运。在尼尔森美丽的海湾中,漂浮着全球最大的几个帝王三文鱼海水养殖场。

  

三文鱼和觊觎养殖场的海狮

我天生喜欢海洋,5岁学习游泳,水性甚好,我去过很多地方的大海边,我最想回去的地方是美洲神秘而又惊艳的加勒比海。新西兰的海洋是完全不一样的,那是一种纯净的震撼。水是冷的,水面上的天空很蓝,三文鱼喜冷,水温上升死亡率会大幅提升,这使得世界上找不到几个地方比新西兰更适合养殖三文鱼了。然而新西兰这个国家又对自然环境的保护非常重视,由于海水养殖或多或少会对大自然产生污染,三文鱼的养殖量一直严格受限。

人与自然一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我是非常亲近大自然的一个人,对于全部动物都有着莫名的好感,这使得我每次出行最期待的“艳遇”便是与当地小动物们的邂逅。这一次,我邂逅了海狮。海狮是三文鱼的主要天敌之一,每天环绕在养殖场周围,“守株待兔”般地等待“漏网之鱼”,有时甚至会跳到办公塔的甲板上来寻找“机会”。非常有趣的是,在Waitata养殖场的办公塔通向养殖场的后门上贴着一句话:“小心门后有海狮!”

新西兰同样有着十分严格的生物保护规定,要求三文鱼养殖场的工作人员不可以以任何方式与海狮有肢体接触,甚至不可以追赶这些每天琢磨着怎么跳进养殖场的海狮。我记得自己当时开玩笑地问养殖场的工作人员:“你们怎么这么小气,不丢一些鱼给到成天眼巴巴看着的海狮们吃?”工作人员解释,这些属于海洋的野生小动物们,是不允许被喂养的。我心领神会地点头,不去迫害,也不去干预,因为有所需,所以有所取,人类也会有所回报,当你们需要我们的时候。

考察和尽调结束,领导问我对项目的看法。除了数字之外,我对这个国家和这家公司的体验最为深刻,对食物本身有了更新的看法,对大自然产生了更多的敬畏。“中国消费升级了,中国老百姓有权享受全世界最顶级的美食!”我的领导如是说。

相关新闻
相关附件
分享到:

网站地图 | 隐私安全 | 站外导航 | 版权所有 | 常见问题 | 联系方式 | RSS订阅

Copyright © 华润(集团)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45648号 技术支持:华润集团信息管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