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笔记
文/ 华润雪花 安佳宁【华润雪花啤酒(河南)有限公司】 2016-01-19

读余秋雨先生的《山居笔记》已是初中时的事情,到了高中,重读《山居笔记》,仍然能让我再次获得新知。自从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似乎再也没有认真地、用心地读过一本书。今天,借余秋雨先生的书名作文,在表达对余先生敬意的同时,也想静下心来写些真性情的文字。

 

以公司采风之名,我来到了黄海之滨的连云港市。初到连云港,便被她那清新的空气所折服。到连云港的那天,已是下午六点,正值日落时分,这座滨海之城已燃起万家灯火,冬日的寒气并未给人带来不适,能感受到她的恬静幽雅,就像一个明眸皓齿、天真纯朴的姑娘,顾盼之间发自心底的真挚微笑,让你情不自禁便生出千般爱恋。

 

当清晨的阳光敲醒了我们的睡意,便开始了今天的山水之行。冬日的阳光,夹杂着暖暖的热情,仿佛在迎接我们这群远道而来的客人。进入景区大门,“花果山”三个大字瞬间将你带进这个神话般的世界。这一刻,所有关于童年美好的记忆似乎一瞬间都找到了归宿。“海外有一国土,名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名山,唤为花果山。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真个好山!这是吴承恩先生在《西游记》中对花果山的描述。说到西游记,就不能不说美猴王,那个被六小龄童成功塑造的齐天大圣的形象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一时间,花果山成了美猴王的代名词,美猴王成就了花果山的灵性,一座花果山因一部《西游记》而愈现奇美。今之花果山,葱茏靓丽,林荫蔽日,盘道坦平,殿宇缠雾,修竹留云,芳草萋萋,琪树荣荣,鲜果累累,溪水淙淙。柔云吞吐,秀峰山花时隐现;岚烟游移,巨壑峻岩尽空灵。伫立玉女峰顶,纵目眺之,则沧海无极;俯而察之,则绣谷难测。海涛流金,易生追日之念;盐田暮雪,疑撒琼瑶之英。泉声遥接潮声壮,天风散入万壑松。处斯境也,可揽九天,可扪星月,可闻天籁,可纵遐思。感宇宙之大美,叹自然之奇观者也。

 

自山脚而上,行至水帘洞处,顿时身上的倦意倾刻皆无。泉水自上而下洒落至洞口石阶,溅起的水花亲吻着花果山的青石,水流不止,生生不息。眼前的美景再次被西游记中的画面修饰了,遥想美猴王身披锁子黄金甲、脚蹬藕丝步云履、头戴凤翅紫金冠,率领一帮猴子猴孙,在这里筑府。行人游至此处,无不被这一帘洞水吸引,就连当年吴承恩先生都没能抵挡住这一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诱惑,深陷这人间仙境不能自拔。有诗为证: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经过近一个上午的跋涉,我们登顶玉女峰。俯瞰连云港市区,高楼林立,盛世太平,尽收眼底,玉女峰海拔624.4米,为江苏省最高峰。站在玉女峰之巅,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览众山小。正像诗中描述:桃源玉女蓬莱境,胜迹如云入蜃楼。纵然没有指点江山的激扬文字,也会让你豪情万丈。山风的清冷永远让你的思想清醒而有条序,时刻准备与灵感的火花相拥。

 

冬天的山间,萧冷肃瑟,但却预示着新生命的开始。春花盛开,是因为一个寒冬的孕育,无需刻意的涂抹,已是山花烂漫。这一抹寒冬,正如我们人生低谷时的历练,才有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迎来这万紫千红。正所谓: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冬天以点滴之水,咫尺之树,表现江山万里景象,瞬息呈现千变万化。仰观高山之大,方悟人生百态。

 

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我又重温了《山居笔记》,自知无法企及余秋雨先生对于散文的诠释,对于文化的揣摩,对于人性的思考,对于历史的评判,对于未来的期许。花果山之旅,给我内心的成长增添几分成熟,让我内心多一分明亮的光辉,以一种从容、大气、微笑、厚实的心态,珍惜这每一天的光景。

相关新闻
相关附件
分享到:

网站地图 | 隐私安全 | 站外导航 | 版权所有 | 常见问题 | 联系方式 | RSS订阅

Copyright © 华润(集团)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45648号 技术支持:华润集团信息管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