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旧辞典

文/冯礼 【华润网络】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爷爷去世后第三天,家人开始整理遗物。家人都在整理衣服、用品,而我却默默地在一旁,捧着他用了几十年的旧辞典,愣愣地呆着,继而抑制不住地失声痛哭。

 

这是怎样的一本辞典啊。

 

1978年版本的《中华大辞典》,商务印刷社出版。硬纸壳绿色的封皮已经磨破,边边角角已经翘起。辞典纸张泛黄了、变得薄脆了。书中很多页码还都折起了三角和红蓝铅笔画上的重要记号,那都是爷爷翻阅学习时留下的痕迹。

 

每次爷爷和我们在讨论事情遇到什么新的或者不确定意思的字词时,爷爷都会说:五儿,去查一下辞典。而每次查到后他还会折一个三角,下次再复习,也必然会再次考我和哥哥姐姐。

 

我的名字“礼字便有这么一个折页,辞典上说,礼,社会生活中由于风俗习惯而形成的为大家共同遵守的仪式,或表示尊敬的言语或动作,比如《礼记》,礼尚往来………查过以后我才知道,当爷爷给我取这个名字的时候,不仅仅要继承奶奶姓的读音,更是期待我知书达礼、克己复礼,以达仁、义、礼、智、信。

 

爷爷在加入革命队伍前只是小学文化水平,参军后,开始学习更多的文化和理论知识,每天看报、坚持自学,党的重要文件都一字不落的学习、做笔记。县里每年的春节茶话会上,他更是喜欢赋诗一首,还会反复推敲字词,认真的很哩。

 

奶奶嫁给爷爷前是文盲。那个年代穷人家的女孩子本就不能读书,更不用说奶奶是个孤儿。所以爷爷用他的一生守护着她。爷爷经常说,他一生从未醉过酒,也从未与奶奶吵过架,悉心呵护着嫁到咱家的奶奶。在爷爷的教导之下,奶奶上了识字班、夜校从自己的名字认起,继而到报纸标题,再到文章。虽然读起来断断续续,但她会大声朗读,现在想来,我读书后喜欢上朗诵,也许从小就埋下了根,爷爷奶奶的这些日常都在耳濡目染中陪伴着我的成长。

 

近年来,电视里经常采访路人,您家的家风是什么。其实所谓家风,往往就是一家之长的个人作风,经过沉淀、发酵、升华,最后成为全家人的生命守则。爷爷奶奶作为这个大家庭的家长,早已在言传身教中教会了我们勤俭节约,尊老爱幼,以礼待人,活到老学到老等等优秀品质。

 

——大伯一生勤勉。还记得大伯曾送给我的一套书,提字“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要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他即使到了60岁的年纪,还克服万难,将司法考试十几本厚书,一页一页啃下来,将所学到法律知识服务于社会。

 

——爸爸孝顺感天。奶奶的脚趾甲容易往肉里长,过段时间不修理就疼得没法走路。细心的爸爸用小刀片给奶奶修脚指甲,几十年如一日,即使他自己五十多岁了,依旧戴着老花镜一刀一刀的修理,有人见到了这感人的场景都感动不已,说让电视台来家里采访,爸爸不让,说:这是天经地义。

 

——几位姑姑和大娘、妈妈都是相夫教子的楷模。勤俭持家,针头线脑重复利用、从来不浪费粮食,家里收拾得都一尘不染、有条不紊。

 

习总书记曾反复强调“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现在想来,父辈们的优良品德,原来都是在爷爷奶奶那里表率好、发扬开、传下来。我也想等我的孩子长大懂事了,再把这些故事讲给他听。这,就是传承。这也是对逝去的爷爷奶奶最好的怀念。

 

爷爷的那本珍贵的旧辞典最后还是随着其他生活用品一起烧给他了,因为家人说,爷爷爱学习,在那边也要经常用到辞典。爷爷啊,当您再次翻开辞典,翻开“礼字那一页时,您会发现那里已经滴满了思念您的泪水。